有树荫的城市(图)

在很多人的城市记忆里,都有夏日里透过树荫洒在地上的斑驳阳光,有秋天人行道上满地的金黄。这样的城市,仅仅因为绿荫就有了温情,加的斯有季节和时令的轮廓,有了自己生命的节律和印记。这种起源于17世纪欧洲的城市构件,林荫道体现了城市建设的历史。

在各种城市要素之中,林荫道是最有欧洲特点的一个,如今遍布在世界各地。欧洲的林荫道雏形出现在文艺复兴时期,起初是以城市公共散步道的形式出现,是步行空间行道树形成的林荫,逐渐才形成了现有城市林荫道的概念特征。它常常意味着林荫树、雕塑、纪念碑和装饰优美的橱窗,以及欧洲市民文化中所独有的户外咖啡座。现在的林荫道其实已经成为文化的混合体,人们在这里观看或者被观看、穿行或者漫步、加的斯购物或者小憩。

在17世纪荷兰风景画家霍贝玛的油画《米德尔哈尼斯的林荫道》里,一条简简单单的泥泞小路,两旁是细而高错落的行道树,画中的阳光并不明媚,甚至显得有些阴冷。而就是这样平淡无奇的林荫道,营造出了后几百年人们都不断咂摸的意境,刚刚脱离法国统治饱经战乱的荷兰人,终于回归安静的乡土生活。

至1647年,德国柏林在勃兰登堡门以东建设了椴树林荫大道,因为在日文里椴树也被称为菩提树,在翻译成中文的时候就成了如今浪漫的“菩提树下大街”。1.5公里长的大街两侧排列着洪堡大学、国家歌剧院、德国历史博物馆、新岗亭和博物馆岛等著名的建筑。它像一个绿色的穹顶罩住大街,又像一条绿色丝带,将街两旁风格不同的建筑融合到一起,并创造出一种统一的美感。这条大街已经成为一条集艺术、文化、商业、交通和行政于一体的景观长廊。

18世纪后半期,奥匈帝国颁布法令在国道上种植苹果、波斯胡桃等果树作为行道树,影响了整个欧洲的林荫道风格。如今,在匈牙利、德国、奥地利、南斯拉夫和捷克等国仍然能够看到以果树为行道树的林荫道。而樱桃果树的近亲樱花树更成为林荫道的绝美代表,德国波恩的那条赫尔街樱花巷就红遍了互联网,这些种植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的樱花树,种植的初衷是“为了更好的生态和生活环境”,现在果然已经成为波恩一个可能会超过贝多芬故居的著名景点。法国巴黎在1858年建造了香榭丽舍大街,成为近代园林大道的经典之作,对欧美各国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

其实中国早在周朝就开始种植行道树,称为“列树”。秦始皇统一六国后“为驰道于天下,东穷燕齐,南极吴楚。江湖之上,滨海之观毕至。道广五十步,三丈而树,厚筑其外,隐以金锥,树以青松”说明当时就用松树做行道树,有意识地建设“林荫道”。唐朝开元28年开始对林荫道制定规则,在首都长安种植槐树、柳树、桃树、李树、榆树,南方种植木棉作为行道树。

如今上海街道的韵味,除了那些建筑,恐怕与遍布城市的153条林荫道也有很大的关系。这些行道树从清朝陆续开始种植,据说在清同治四年,也就是1865年,英美租界外滩马路出现了上海最早的行道树。行道树的树种虽然有枫杨、白杨、重阳木、悬铃木、洋槐、柳树、青桐、梓树、榆树、槐树、构树、乌桕、黄檀等13种,但最构成上海城市特色的还是悬铃木,也就是著名的法国梧桐。民居、商铺和法国梧桐,给繁华的上海滩带来静谧的气息和浓浓的怀旧风格。虽然如今很多人认为法国梧桐由于球果飞絮带来的环境污染、花粉过敏带来的健康隐患、易受病虫害、对气候要求也特别高,并不适合作为行道树。但上海滩的法国梧桐,相对于科学的实用主义来说,它被赋予的文化意义要更大。

而在北京,却偏爱国槐。其实,唐代的长安、东晋的南京、北魏的洛阳都以国槐为行道树。虽然槐树被广泛种植主要是因为它容易存活,生长期快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kempinskisuzhou.com/,加的斯侧枝又少,但自周代开始,中国人就赋予了槐树政治意义。槐树加上国字,就有了都城的想象和威严。

行道树,描绘了京沪之间文化特征的不同。林荫道,并不仅仅是城市的一个功能,一个景观,更展示了城市自己的形象。栽种的是行道树,播种的是城市的文化叶脉。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